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  |  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本站  | 永久地址发布页
热门TAG: xxcom,yy电影频道,色qin,色中色网-亚洲-偷拍--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红楼绮梦(十一)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红楼绮梦(十一)

(十一)

    话说宝玉与黛玉二人离了梨香院,一同回去,路上宝玉道:“好妹妹,有几日不见了,不知妹妹近日可好?”   黛玉道:“你呀,这几日快活得很呢,还记得我这个妹妹吗?”   宝玉道:“这可冤枉死我了,我又怎敢忘记妹妹呢?──实在是近日诸事无法脱身。”   黛玉笑道:“你呀!……”   二人谈谈笑笑,不觉已来到了贾母处。贾母尚未用晚饭,知是薛姨妈处来,更加喜欢。因见宝玉吃了酒,遂命他自回房去歇着,不许再出来了。   来至自己的卧室。只见笔墨在案,晴雯先接出来,笑说道:“好,好,要我研了那些墨,早起高兴,只写了三个字,丢下笔就走了,哄的我们等了一日。快来与我写完这些墨才罢!”   宝玉忽然想起早起的事来,因笑道:“我写的那三个字在哪里呢?”   晴雯笑道:“这个人可醉了。你头里过那府里去,嘱咐贴在这门斗上,这会子又这么问。我生怕别人贴坏了,我亲自爬高上梯的贴上,这会子还冻的手僵冷的呢。”   宝玉听了,笑道:“我忘了。你的手冷,我替你渥着。”说着便伸手携了晴雯的手,同仰首看门斗上新书的三个字。一时黛玉来了,宝玉笑道:“好妹妹,你别撒谎,你看这三个字哪一个好?”   黛玉仰头看里间门斗上,新贴了三个字,写着“绛云轩”。黛玉笑道:“个个都好。怎么写的这么好了?明儿也与我写一个匾。”   宝玉嘻嘻的笑道:“又哄我呢,不过,那样的话,好妹妹你给我做个香囊如何?”   黛玉笑道:“想不到如今倒学会讨价还价了。”   宝玉央求道:“妹妹你上次给我做荷包还是春天的事,好妹妹,你就答应了吧!”   黛玉笑道:“那要看我有没有空闲,要是有的话,说不定会随手做一个的。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   宝玉送黛玉出门,回来未见袭人,便问道:“袭人姐姐呢?”晴雯向里间炕上努嘴。宝玉一看,只见袭人和衣睡着在那里。不由一笑,当下安歇不提。   几日后宝玉与秦钟一同入学,虽得良友为伴,于姐妹处终觉不舍,便至黛玉房中来作辞。彼时黛玉才在窗下对镜理妆,听宝玉说上学去,因笑道:“好,这一去,可定是要‘蟾宫折桂’去了。我不能送你了。”   宝玉道:“好妹妹,等我下了学再吃饭。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。”劳叨了半日,方撤身去了。   黛玉忙又叫住问道:“你怎么不去辞辞你宝姐姐呢?”   宝玉笑而不答,一径同秦钟上学去了。只是日日与秦钟相伴,不由得挂念可卿的身体,却又无甚借口可去探望,心中始终无法释怀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 可巧数日后是贾敬的寿辰,邢夫人、王夫人、贾琏、凤姐儿、宝玉等一同去了,贾珍并尤氏接了进去大家见过了,彼此让了坐。贾珍尤氏二人亲自递了茶,因说道:“老太太原是老祖宗,我父亲又是侄儿,这样的日子,原不敢请他老人家,但是这个时候,天气正凉爽,满园的菊花又盛开,请老祖宗过来散散闷,看着众儿孙热闹热闹,是这个意思。谁知老祖宗又不肯赏脸。”   凤姐儿未等王夫人开口,先说道:“老太太昨日还说要来着呢,因为晚上看着宝兄弟他们吃桃儿,老人家又嘴馋,吃了有大半个,五更天的时候就一连起来了两次,今日早晨略觉身子倦些。因叫我回大爷,今日断不能来了,说有好吃的要几样,还要很烂的。”   贾珍听了笑道:“我说老祖宗是爱热闹的,今日不来,必定有个原故,若是这么着就是了。”   王夫人道:“前日听见你大妹妹说,蓉哥儿媳妇儿身上有些不大好,到底是怎么样?”   尤氏道:“他这个病得的也奇。前儿老祖宗来看梅花时还好好的,这几日便无法起床了。”   凤姐儿道:“我说他不是十分支持不住,今日这样的日子,再也不肯不挣扎着上来的,待我去看看她。”说着向宝玉使了个眼色。宝玉领会,二人便和贾蓉到秦氏这边来了。   进了房门,悄悄地走到里间的房门口,秦氏见了,就要站起来,凤姐儿说:“快别起来,看起猛了头晕。”于是凤姐儿就紧走了两步,拉住秦氏的手说道:“我的奶奶!怎么几日不见,就瘦的这么着了!”于是就坐在秦氏坐的褥子上。   宝玉眼见可卿病得如此,心下痛惜,只是旁边有人,无从说出,恰好可卿的眼光看了过来,二人目光相交,虽未发一言,却似交换了千言万语,宝玉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。   凤姐儿心中虽十分难过,但恐怕病人见了众人这个样儿反添心酸,倒不是来开导劝解的意思了。见宝玉这个样子,因说道:“宝兄弟,你忒婆婆妈妈的了。她能多大年纪的人,略病一病儿就这么想那么想的,这不是自己倒给自己添病了么?”当下着力解劝了一番,又低低的说了许多衷肠话儿,方与宝玉一起告辞。   宝玉推说身体不适,便先回荣府去了,凤姐心情不好,自去园中散心,不想二人此去,各有遇合。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宝玉正打算回去,却不料在路上看见贾环鬼鬼祟祟地去了王夫人的房间,心想:“他不在东府中看戏,偷偷跑回来干什么呢?”好奇心一起,便悄悄跟在他的后面。   只见他很熟悉地绕到了一间房前,敲了几下,便推门进去,随即听见关门上闩的声音。这儿不是王夫人的丫鬟住的房间吗?贾环他来这儿干什么呢?宝玉正想着,却听“吱”的一声,旁边的门打开了。宝玉赶紧藏在柱后,只见一个人走了出来,原来是金钏儿,看样子她正要到别处去。   宝玉便在她走过身边时拉了一把,金钏一惊回头,却看见宝玉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将她拉至一旁,这才问道:“金钏姐姐,你去哪儿?”   金钏看了看宝玉,笑道:“房里闷得慌,出来走走。二爷,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?”   “那里唱戏吵得很,我便先回来了。对了,我有一件事要问你,你隔壁住的是谁?”   金钏笑道:“是彩云和彩霞呀!我和妹妹玉钏住在这间,她们俩住在那间。今儿彩云跟着夫人去了,我们正闲着没事干,玉钏去找香菱她们玩了。对了,二爷怎么问起她来了?莫非是想来窃玉偷香?”说着便轻笑了一声。   宝玉道:“别说笑话了,就算是偷香我当然也是找你呀!──我是看到贾环偷偷摸摸地跑回来,去了那儿。”   金钏听到前一句话,不禁脸一红,又听到后面的,便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。二爷,你想不想看戏呢?”   “看戏?什么戏?”宝玉奇道。   金钏笑道:“你先别问那么多,要看就跟我进来!”说着便领宝玉进了她的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