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  |  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本站  | 永久地址发布页
热门TAG: xxcom,yy电影频道,色qin,色中色网-亚洲-偷拍--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青蓝双骄第四章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青蓝双骄第四章

第四章  

  刘学青离开了关梁镇后,沿着官道一路北上,往江宁而去,心想,既已下山,总是要往人多的地方去,那也才算是增广见闻,但见沿途中商旅落驿不绝,男女老少,各色人种,当时间正值元朝中叶,元帝国版图西北至莱茵河畔,西南方到达大食帝国,即现今阿拉伯,北非一带,版图之大,亘古莫有。刘学青一见官道上来往商旅、行人,有高鼻子、蓝眼睛的西洋人,也有满身肥肉的大胡子波斯人,更有全身粗黑油滑的昆仑奴,不禁好奇,一路注视,行为稍嫌无礼,但众人见她是一个清秀貌美的少女,也就不以为意。刘学青身着粉绿色套装,正好衬托出她雪肤樱唇,颜容娇美,微笑时梨窝若隐若现,眼波流转。山风一吹,衣服贴偎在身上,更显得身材玲珑有致,儿婀娜多姿,每个人都多看了刘学青几眼,微笑以待。  三天来,一路无事,道路上倒也见到过两队镳车,除此之外,虽有携刀带剑者,但似乎也不会武功,刘学青自下山以来,都没有遇到武林人士,更徨论见到人动手比武了,,这次下山,想要知道自己实力到底如何也是主要原因之一,路上风光明媚,刘学青除了欣赏风景外,就是想着前两天在客栈发生的事,和留意有没有任何与武林有关的事物。  这日中午,正自走到了一个小市集,见到有一骡马贩子正在吆喝。刘学青想,我只靠两条腿,每天顶多只能走五十里路,实在太也缓慢,倒不如买个座骑来代步。于是就走向了那马贩子的围栏附近挑选牲口。很快的,刘学青就挑中了一匹小花驴,向贩子一问价钱,倒也不贵,只要三两银子,原来是那老板见刘学青貌美娇憨,价钱也就特别克己,还多送了一条鞭子给她。刘学青付完驴价之后,牵着小花驴就走到了对面一家茶铺,坐下来后,便叫了碗鸡丝面。  等了一下子,面终于来了,正低头吃了两口,忽然却听到一阵十分轻微的脚步声,这脚步声脚虽然还有一段距离,却显然是身有武功之人,不久,这脚步声也走到了茶铺,就坐在茶铺靠内里的一张桌子,刘学青打量了一下来人,却是一个矮小的驼子,两颊尖瘦,身子更瘦,但衣着华丽,年纪大约六十来岁。刘学青这就留心了起来。  忽然之间,一阵洪亮的笑语声,混杂着急剧的马蹄声,随着风声传来,刘学青心神一振,回首而望,只见烟尘滚滚之中,四匹健马急驰而来,马上人扬鞭大笑声中,四匹马俱已来到茶铺近前。  只见那驼子,一个箭步窜到路中,张臂大呼道:“马上的朋友,请暂留贵步。”  马上的骑士笑声倏然而住,微一扬手,这四匹来势如龙的健马,立刻一起打住,扬蹄昂首长嘶不已,马上的骑士却仍腰板挺得笔直,端坐未动,显见得身手俱都不俗。  那驼子尖瘦的面上,闪过了一丝喜色,朗声说道:“四位英雄,可否暂且下马,容老夫有事相商。  马上人狐疑地对望了一眼,征求着对方的意见,他们虽然不知道立在马前这瘦小驼子的来意,但一来这四骑骑士,武功俱都不弱。并不惧怕马前此人是否有恶意,二来,却是因为也动了好奇之心,目光微一闪动后,各个打了个眼色,便一起翻身下了马,路人俱都侧目而顾,不知道这里出了什么事。而刘学青也更加的留意当下情形。  其中一个目光炯然、身量颀长的中年汉子,走前一步,抱拳含笑道:“小弟商阎,不知兄台高姓,拦路相邀,有何见教?”  只见那驼子忽然伸出一根手指,在这身前虚点了三个点,又画了一道弯弯曲曲的线那中年汉子颤声道:原来是铁腿任兆渔任大爷“小可久仰”三江铁腿大名远播,却不想今日在此得见侠踪,实在是三生有幸──“  刘学青心想,看那驼的身材,似乎并不适合练下盘功夫,却号称铁腿,想必有人所不知的长处吧。而见那四名大汉又似乎怕的厉害,令人好奇  刘学青正自思量之间,那铁腿任大爷却长叹一声,神色突然变得灰黯起来,这几年来,他虽已习惯了等待,但此刻却仍难免心胸激动,只听他沉声道:香山四刀,我在这等你们以经等了两个多月了,你们这么久才从大都回来,想是收获颇丰吧?我老弟和你们的帐,今日  话刚说完,忽然兵刃破风之声大做,原来那香山四刀心想,那任兆渔号称铁腿,轻功必然高强,今日四人已经下马,如再想逃,也颇为困难,倒不如先下手为强,四人合力,或许可以杀了这老头,那商阎一使眼色,四人就同时出手。  只见一时之间,刀光如雪,但那铁腿任兆渔却有如一条泥鳅般在刀光中穿来穿去,香山四刀看来伤他不得,只见那任兆渔抢在那商阎左胁踢了一脚,那商阎登时口喷鲜血而亡,而眼见商阎毙命,其余三刀舞的更加急了,但是却更加无济于事,转眼之间,香山四刀陆续死于任兆渔的脚下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香山四刀倒下之后,却见那任兆渔停手后仰天哈哈一笑,接着摇晃了几下,便也倒地不起,原来香山四刀起先出手袭击之时,任兆渔必竟也中了一刀,只是伤在右下腹,且伤口极小,那香山四刀刀上偎有剧毒,只是任兆渔内功精深,直到剧斗结束,这才毒伤发作。那过往行人与茶铺老板,见到有人在挥刀相斗,早已躲的乾乾净净,只见任兆渔与香山四刀倒在街心,无人敢过来查看。  当铁腿任兆渔从昏迷中转醒时,天已昏黄,却发现自然正躺卧在一个老旧的破庙之内目光动处,突地看到在供桌之旁,竟站着一个身着粉色青衣的娇美少女,正含笑望着自己。  夕阳由屋门外斜照在这少女身上,更使得这本已极为美丽的少女,更添了几许白璧无暇感。原来这少女正是刘学青,她在茶铺之前观看铁腿任兆渔与香山四刀相斗,见到香山四刀一一毙命,而任兆渔却中毒昏迷,便将任兆渔救到这小庙来。  刘学青的笑容是亲切而友善的,任兆渔转念一想,便知道是刘学青将他救来这破庙,便道:姑娘救命之恩,老朽没齿难报,在这里先谢过姑娘了。  刘学青笑道:前辈不必如此客气,我看那刀上牵机之毒,倒也并不如何厉害,以前辈武功,三数日之内,必能运功逼出。  任兆渔道:话虽如此,但是如无姑娘相救,老朽倒在街中,却也危险,要是被官府拿了去,到也麻烦,相救之恩,还须谢过  刘学青笑道:前辈也不用再多说了,嗯!前辈你为何会与那四个使刀汉子动手呢?  任兆渔道:这事原是一言难尽,但姑娘有问,老朽不敢不答,于是任兆渔就将其弟与香山四刀结怨,以及后来被杀等过程向刘学青诉说起来  刘学青听完一愣一愣的,因为她实在想不到人与人之间会有那么多恩怨勾结,这令从小生长在深山中的她觉得匪夷所思,便呆呆的出起神来。  任兆渔见到刘学青那神情,知道眼前这少女尚未明了人世间的复杂,不禁叹了口气!  刘学青听到任兆渔的叹息声后,才由出神中回醒过来,有点不好意思,忙道:前辈你伤口还没有包扎,我来帮你看看吧!  任兆渔忙道:不碍事,不碍事!我自己来就好!

  但刘学青仍然走过来将任兆渔扶坐在地上,任兆渔又道:那伤口在下身,不敢玷污姑娘慧眼,还是我自己来就好  刘学青插口道:没关系,还是我来帮你好了!说完,便将任兆渔的裤子退至胯下处,转眼一看,任兆渔的鸡巴像蚯蚓一样,细细长长的垂软在腿间,便也没有在意,拿出金创药,弯下腰来审视任梧渔的伤口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任兆渔见刘学青决意如此,便也不加以反对,乖乖的接受刘学青的治疗。但是目光一转间任兆渔却呆住了,原来刘学青弯下腰来后领口便往下敞开,露出了那雪白的乳房和深深乳沟,任兆渔一看之下,不由得心猿意马,跨下的「死蛇」也慢慢的站了起来。  刘学青看审视了半晌,正转头要拿出药粉,却见到任兆渔那不到两指粗,却有七,八寸长的肉棍挺立在自己面前,心中一跳,登时面红过耳,转头瞪了任兆渔一眼,但眼神中却水波盈盈,任兆渔本来还待解释几句,但看见刘学青娇媚的神色,整个人看得都呆了,张大了口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  刘学青自从离开关梁镇以来,每天行在道上,无聊时就想起弄穴的快感,只是路上新奇之事甚多,加上旅途劳顿,倒也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,这时见到任兆渔的肉棍就近再眼前,暗想,这老家伙的鸡巴比关良镇的客栈掌柜长了一倍,虽然细了点,但插进穴里来不知是什么感觉一想之下,不由得跃跃欲试!心中空空荡荡的,身上却忍不住燥热起来,小穴也湿润了起来  刘学青仔细的将药敷在任兆渔的伤口之上,包扎妥当之后,向任兆渔媚笑道:前辈你中毒之后,又如此性奋,恐怕不太好吧!  这任兆渔也是花丛老手了,见了刘学青的神色之后,心中雪亮。便道:那姑娘你就帮我想个办法,让它平息下去吧!  刘学青唔!的一声,就将双手握在任兆渔的鸡巴之上,故作沉思状,而那任兆渔的鸡巴更是一跳一跳的,硬的更加厉害了。  刘学青对任兆渔说道,好吧!我就帮帮你吧!说完,双手便再任兆渔的鸡巴上轻轻揉动了起来,耗了约一盏茶的时间,只见刘学青的薄衫因弯腰使得衣襟向两侧敞开,衫内白嫩浑圆的双乳登时露出了大半,伴随着上身起伏而不住颤动,直呼之欲出,粉红色的乳尖微微涨大,这时任兆渔也老实不客气了,忍不住便伸手进去抚摸,刘学青顿觉一股快感传遍全身,身子轻轻的扭动起来。  过了一会儿,刘学青只见任兆渔的马眼上冒出了一些透明的小水珠,便微站起身来,欠着身子,双手将长裙向上提至膝部,任兆渔看见刘学青浑圆雪白的膝盖和粉嫩的大腿,只觉得眼前一花,充血的肉棍不由自主地抖动了起来。  只见刘学青将双手伸进裙子之中,嗦嗦地动了一会儿,便将长裙除下了,将底裤置在一旁,接着手扶在任兆渔的肩膀上,轻轻的将自己的阴户靠在任兆渔的肉棍上。任兆渔顿感自己龟头碰触到了一团又热又黏滑甜腻的软肉的包裹,不禁一震,刘学青向下摸到他细长的肉棍,抬起屁股,温温柔柔的靠到任兆渔的尖龟头上磨擦,两人的性器紧紧靠在起一起,任兆渔开始用龟头磨擦刘学青的阴核,双手敞开了刘学青的上衣,轻吻着那粉红色的奶头,咨意享受少女鲜嫩。  刘学青用阴户来回磨擦任兆渔的阳具时尚有些许羞涩,待得十数下过后,刘学青的力道渐渐加重,任兆渔发现鸡巴上已湿淋淋的全是淫水,抬头向刘学青望去,只见得刘学青满脸红晕,就如抹了一层胭脂,说不出的好看。难以言喻的快感直袭任梧渔胸口,忍不住挺着屁股往上冲,把鸡巴插进了大半根,插得刘学青张起小嘴却叫不出声来。  「啊。。慢一点。。」刘学青好不容意才吁了一口长气:「你身上有伤。。要慢慢来啊。。不要太冲动。。」  但任兆渔还是禁不住冲动,屁股继续往上直顶,这样一来就不只是他舒服了,连刘学青也骚痒痒地舒服起来。  「啊。。别动。。别动嘛。。啊。。啊。。」  刘学青想制止他,但是任兆渔已经不受指挥,如脱缰野马般的狂顶起屁股来。  「啊。。慢点。。啊。。啊。。唉呀。。哦。。哦。。慢。。唉。。」任兆渔扶着刘学青纤软腰肢的两侧,随着她摆动的动作加强了力量  刘学青只能由他一下狠过一下的抽插顶刺,刘学青浪水绵绵,没多久任兆渔就把整根鸡巴都插没在刘学青温暖湿热的阴户里头了。  刘学青的美穴紧紧将任梧渔的鸡巴闷束得水泄不通,任兆渔压抑不下高亢的欲念,双手捧住刘学青的圆臀,十指深陷到她屁股肉里面,死死的抓牢了刘学青,奋不顾身地拼命插起来。  「哦。。哦。。你。。哦。。哦。。哎呦。。好舒服呀。。」刘学青已经喘的不成样子,仰脸眯眼哼哼叫着:「嗯。。每次都。。好棒啊。。嗯。。嗯。。前辈你。。你。。你真好。。哦。。好。。舒服。。唔。。」任兆渔的鸡巴虽然细,但是较长,每次抽送都顶到刘学青的花心,这种感觉,刘学青是前所未有的!  插了大约两百来下后,任兆渔抱着刘学青翻滚,将她压向地板上,然后撑直臂膀,他想要看看刘学青迷人的胴体,任兆渔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丰盈坚实的乳房,粉嫩幼红的圆晕,挺立的乳尖,他暗叹着,这比他所看过的任何女人都要漂亮,随着任兆渔的鸡巴进出,那雪白的乳房就隐隐约地摇荡着。  任兆渔跪起来,低头看着自己插入刘学青的情形,细长鸡巴上青筋暴露,油亮晶莹,向前插入时直尽至卵囊袋子打在刘学青的臀底上,往后抽退时拔到只留下半颗龟头堵在洞门口,他短啸一声,疯狂的对刘学青猛插不停,没命的来回抽送,次次到底,刘学青媚眼如丝,小穴急切的对挺着,骚水一阵接一阵,连屁股都流湿了。只见任兆渔咬牙切齿,腰杆摇得像要折断一样  刘学青感到四肢百骸如断了线般散了开来,身体一阵痉挛,蜜穴一股劲地夹紧任兆渔的肉棒,脑中只感到一阵昏眩,人便向后仰。任兆渔见刘学青达到了高潮,便更加速了抽插的动作,接着被肉壁紧箍住的下体一阵抽搐,便泄出了阳精,同时刘学青也喷出了大量的白浊阴精,白白黏黏的精液在股沟间缓缓向下滑落。  刘学青躺在破庙的的地上闭着眼睛不住地喘气,满是大汗的白皙胸脯仍在不住地起伏着,彷佛尚在回味适才的欢愉滋味。两人身相拥在一起,不久刘学青即沉沉的睡去。  刘学青隔日醒来,只见任兆渔已不见踪影,但见身旁放置了一柄短剑,一叠银票,心知是任兆渔留给她的,那银票约有一万两,刘学青长这么大没看过那么多钱,心中不由得砰砰乱跳,拿起短剑,只见剑上鞘已生铜绿,却用古篆字刻着「太阿」两字,接着拔出短剑一看。只觉寒光一闪,短剑剑锋上青光四射。便伸手用短剑在庙中鼓架上一划,鼓架应手而断,直如切豆腐一般,举起短剑看时,脸上突觉寒气侵肤,剑锋发出莹莹青光。  刘学青惯使的兵刃正是短剑,得到此利器更是大喜,虽不之此剑来历,但却也知道此剑可是比那一万两银子珍贵许多,把玩一阵后,便到庙后古井处,将全身上下梳洗一番,将银票与短剑贴身藏好,便骑着她的小花驴回到官道上,哼着小曲,继续往江宁而去。